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颐武

 
 
 

日志

 
 

我对孔子的真实看法:2004年发表的…  

2006-05-12 18:4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对于现在的所谓争论实在觉得无可奈何。我根本就没有的观点被无中生有的强加给我,而且居然引发了许多激烈的言论,让人无奈,也非常可悲。请各位先认真看看我的话的意思再发表自己的意见和进行“反思”与“批判”吧。现在的情况确实是相当无聊的。

我对于孔子的真实的看法请大家看看2004年我发表在报纸上的一篇文章。附在这里,请大家平心静气地看看,再发言吧。我还是希望大家回归理性和常识。

 

现代语境中再塑孔子

——读钱宁的历史小说《圣人》

张颐武

        
钱宁的《圣人》讲述了“孔子”这个千百年来不断缠绕中国文化的故事

我们一旦面临文化和社会的巨大转变,总难免回到孔子去寻找自己的精神支柱。在现代中国,一面是民族的危机导致的全面反传统的精神总是以对于孔子的批判和否定作为一个新的社会出现的前提,另一面,却又不断将孔子作为民族精神的象征来看待,试图从孔子汲取精神的力量。这种矛盾性的现象凸现了孔子乃是中国人精神最深处的东西,有关他的截然两极的判断正是中国的“现代性”历史的矛盾性的表征。这一矛盾性的关键在于一个难以超越的悖论:中国的“现代性”的生成乃是以对于传统的否定为前提的,没有这种否定,“现代性”就难以存在;但如果彻底地否定中国的传统,这个民族生存的理由将不复存在。于是我们在孔子面前的极度的矛盾的态度正是现代中国本身的矛盾性。于是孔子都无法摆脱“圣人”的命运。他或者是一个负面的“圣人”导致了中华民族的停滞直到沉沦;或者是正面的“圣人”,是中国文明的生存发展的关键。但今天中国所发生的历史剧变已经完全超越了中国现代性的框架。
   
中国的“摆脱贫困”的进程让中国彻底改变了自己的“弱者”形象。这一中国历史的转折让我们有了超越对于孔子的两极看法的可能。而钱宁的《圣人》正是试图将圣人凡人化,将圣人放在自己的语境中加以再度表现的作品。他在中国“和平发展”的新的历史时刻再度将孔子摆上了台面,让孔子重新介入我们的日常生活,成为我们当下人生的一部分。《圣人》将孔子那个中国历史上变动最迅速,社会形态和价值观最多元的时代进行了饶有兴味的表现。它凸显了孔子作为一个中国精神的象征性人物所具有的巨大的价值和他在自己的时代不断试图为时代的紧迫问题提供解决方案的雄心。孔子对于自己的时代的状况的理解在钱宁的笔下是矛盾的。一方面,孔子对于“礼崩乐坏”的现实充满了忧患和不安,另一方面,他又始终是一个无可争议的乐观主义者,始终对于时代抱有信心和期望。孔子一面试图从过去寻找今天的行动的指南,另一方面却又是不间断地创造新的可能。孔子在钱宁笔下是一个寻找时代关键问题的解决方案的思想者,他只是在借助过去的幽灵的力量试图给予自己的时代一个新的思想。
 
作品采取一个双重的叙事结构。单数章节是孔子周游列国,进行他一生最重要的政治努力的故事,双数章节则讲述孔子从出生开始的历史。这个结构巧妙地处理了孔子思想的成熟期和他的成长史的关系,让我们可以一面看孔子的坚韧不拔的努力的同时看到他的成长,让我们得到孔子的最为精华的人生段落的同时了解他的成长史。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圣人的平凡的一面,看到他作为一个普通人的一面,看到一个凡夫俗子如何变成不平凡的圣人的。孔子的精神其实正是为了理想而不断进取的精神,是一个没有权力的小人物试图让时代和未来理解他的深邃的思想的精神。这里执著和坚韧是孔子精神的核心,一种来自内心的坚定,对于理想的顽强让孔子能够在非常艰难的环境中不放弃。但孔子也有高度的灵活性,他明白新的时代需要新的思考和新的行动,理想必须得到现实的回应。他的执著使他不放弃,而他的灵活使他能够找到思想的空间。虽然他的政治追求不断受到挫败,但却能够不断传播自己的思想,能够让他的观念被人们了解和接受。孔子不是一个隐士或雅人,而是一个身体力行的实践者,一个不断使得思想和生活联系起来的人物。在钱宁这里,孔子遇到的问题和我们相似,世界都处在一个价值和生活剧变,日常生活不确定和价值转型造成的问题和危机格外严重的时刻。所谓“礼崩乐坏”正是规范解体,权威解体,而强权和金钱的力量开始超越一切的时代。孔子所遇到的一切似乎今天也遇到了,孔子的那种寻找答案的执著正是当今时代的中国所需要的。孔子当年的责任感和思考的精神似乎值得今天的知识界反思。
  
钱宁的孔子是一个必须被超越的孔子,他的那些具体的解决方案毫无疑问不可能适用于今天,但他的执著和力量却仍然给我们力量。一个凡人的争取和思考最终给了一个民族一种不可忽视的力量,其中的启示我们不能忽略。所以钱宁回到孔子其实就是超越孔子,他不是回到已经逝去的孔子的问题中,而是超越了这些问题,进入了我们自己的时代。他用孔子向我们的时代发问。这问题我们应该听到。
    


    
《人民日报》 (20040824 第十六版)

 编造消息的《华西都市报》该给“国人”一个说法

“孔子不是很伟大么,不是中国文化的代表么,章子怡也是中国人的代表啊,新闻周刊、时代周刊都拿她当封面来报道中国呢。既然如此我们也要尊重她,崇拜她,好歹中国人就这么一张脸让人家记住了。”
  这些打着引号,声称是我的说法的言论其实都来自《华西都市报》的编造。我想请问《华西都市报》和它的撰写报道的记者,我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在什么报刊上发表过这些根本不着边际,一看就荒唐的话?我也想请各位已经愤怒的“国人”再看一遍《闹剧一场》所附的原文,你们应该知道《华西都市报》干了些什么。
   至于作为标题的《孔子不如章子怡?!》也是肆意妄为的编造。
   这份报纸和它的记者在做了这样的编造,引起了事端之后,在5月10日晚试图采访我的时候,我向他们指出这些说法不负责任。但采访我的那个记者居然说不能发表这样的说法,当我说这个关键的说明不能发表,我就拒绝他们的采访,但她居然说我不能拒绝,因为她有录音,我要求一定要有这关键的话,她说再沟通,但第二天照样发表了他们扭曲的话,而这些关键的内容都被删掉。我面对这样的媒体的确感到无可奈何。
   其实,我觉得《华西都市报》不仅仅在编造谎言来侮辱我,其实也在侮辱那些他们说是对我非常愤怒的“国人”。这家报纸让这些信任他们,相信他们的言论的人受到了其实最无情的戏弄。对于我,我知道我说了什么,我知道我问心无愧,我在负责地发表我的见解。但他们却不知道真相。如我曾经尊敬的魏明伦先生由于他们的误导,也可能是对于这些话过于愤怒,而说出了关于美国教师节和孔子的关联的没有根据的话,受到明眼人的批评。
   我发现这样的媒体其实是唯恐天下不乱,唯恐一个人没有说他们想要的荒唐话。他们其实觉得一个北大教师如果说了荒唐话是何等的有趣和何等的让人兴奋。但不幸的是事实还是事实。黑的不会因为种种漫骂而变成白的。最终还是得靠事实说话。我没有说的,我当然不可能承认,更不可能向这样的媒体“道歉”。
   其实请各位据《华西都市报》称对我愤怒的“国人”不必再这么愤怒了,而要想想谁应该向你们道歉。不是我愿意这件无聊的事情发生的。我是一个普通的教师,没有媒体的力量,我没有能力起诉这张报纸,因为我知道,这又会变成他们的最好的材料。我想请各位愤怒的“国人”将心比心,我是和大家一样的普通人,遇到这样的情况你们也会象我一样无力。我们都是无权无势的普通人,靠努力工作来生活,却被这样莫名其妙地捏造所困扰,让我无奈,让你们愤怒。请你们想想这一切是谁在起哄,在侮辱我们大家的智力。
   我想,如果这家媒体还有一点良心,还有一点自尊,请他们给我一个“说法”,给那些愤怒的“国人”一个说法。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