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颐武

 
 
 

日志

 
 

随风而逝:袁殊的故事  

2007-04-03 09:52: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风而逝:袁殊的故事
张颐武
  
  读尹骐先生的《潘汉年传》(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6年12月第一版),觉得非常有趣。这本书讲潘汉年这位共产党内的传奇英雄的经历。但考订详细,所述皆有档案材料为证。比起坊间那些向壁虚构的故事要可靠多了,而且历史比虚构的电视剧还要传奇。这里有许多不可思议之处。不过,让我触动的却是其中的一个次要角色袁殊的经历。这位袁殊在书中所占篇幅不大,却让人无法忘怀。
  
  袁殊是个热爱文艺的人,曾经留学日本。1931年创办一份周刊《文艺新闻》。随后被吸收加入共产党。从事情报工作。后来又为共产国际搜集情报,又与国民党的CC派系及日本情报官员有情报联系。一度被国民党逮捕。抗战开始前后却又被军统吸收为少将组长,为军统工作并受到嘉奖。但又和潘汉年联系。1939年在上海制定暗杀敌伪特务头子李士群的计划。计划败露后被李士群逮捕,正准备处死时。和他有情报联系的日本领事岩井英一却救了他。让他为自己搜集情报,并公开发表文章投靠日本,担任过敌伪高级职务。但袁殊又为潘汉年工作,为革命办了不少事,如潘汉年香港设立情报机关,就依靠袁殊的关系获得保护,袁殊也提供了不少情报给共产党。抗战胜利后,国民党要抓他,却被中央转移到根据地。又担任了一系列党内的重要职务。1954年由于潘汉年的牵连入狱,1982年平反。
 
  尹骐先生认为:“袁殊这个人物及其复杂性的表现,常常使一些局外人感到迷惑不解。他在中共、国民党和日本人之间周旋多年,又有过反复,无疑是一种特别的危险人物。但在彼时彼地的特殊历史条件下,谁又都愿意抓住他、利用他。”“如果说,袁殊在最初曾为日伪方面做过工作,但又积极在寻找中共的关系,努力争取为革命服务,具有‘两面分子’的某种特点,那么,后来,在潘汉年的领导下,他为革命工作的主导倾向就越来越清楚了。”但这本书居然没有交代袁殊的最后结局,他是否还活着我们也无从知道。
  袁殊的经历的确比侦探小说和电影更有传奇性,007或者阿拉伯的劳伦斯没有这么复杂。我还记得上研究生的时候,老师要求非常严格,一定要读原始材料,于是每天在图书馆读现代文学的报刊杂志,我还记得北大图书馆长椅上每天傍晚的一抹斜阳,那时读书没有功利性,连消遣也谈不上,这种心境再也不会有了。那时读的就有《文艺新闻》的影印本。斑驳的旧闻里有许多难忘的奇闻轶事。袁殊就给我留下过印象。我当时想此人是个昙花一现的人物,在历史中冒了一下头就沉没了,想不到他的故事其实在文艺之外。在那种残酷严峻的历史幽暗处,过着多重的生活,袁殊的心情一定极为微妙复杂,其间的内在的矛盾和无奈的确不是我们这些凡人能够了解的。而个人卷在时代的洪流里的那份尴尬也让人惊心动魄。但袁殊这样的传奇居然也埋没在时间的深处,除了在潘汉年传记中留下几页简单的记载,此人就好象没有存在过。《文艺新闻》里那些三十年代上海摊文人鸡毛蒜皮的轶事还有我这样的读者在故纸堆里找出来,而袁殊的故事却没有更多的记载。幸亏尹骐先生留下了他的一个侧影,使我们知道了历史的一个小小的,却并非无足轻重的插曲。真希望有人好好讲讲他的故事。
  时间让许多有趣的传奇被悄然遗忘了,二十世纪其实走得很快。历史的缝隙有太多的故事,它们掉进去就再也无从寻觅。它们已经“随风而逝”了,但偶尔留下一点踪迹,如同图书馆长椅上的斜阳,引人怀想。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