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颐武

 
 
 

日志

 
 

大时代中的小时代  

2013-09-11 12:48:00|  分类: 青春文学,纯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中国科学报的一个采访,贴在这里,请大家指教。

 

 

大时代中的小时代


大时代中的小时代 - 张颐武 - 张颐武

 
核心阅读
 
在这个读图与多媒体盛行的时代,文学正经历困境。影视的冲击、市场的牵制、网络写作的影响、人们阅读习惯的改变,这些令文学进退维谷。文学到底是灵魂的启蒙者还是消费品?今天,文学是否还具备引人深思的力量?
 
目前正是我国文学发展的一个大时代,类型文学、网络文学、纯文学,在我国已经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
 
■本报记者洪蔚
 
随着电影《小时代》的热播,郭敬明又一次成为舆论的热点人物,在被大量粉丝追捧的同时,也引来很多质疑。
 
不久前,郭敬明在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时,这位年轻的“80后”作家表示:“历史上你所有想到的伟大小说,绝对不可能只有一点点销量,一定是有惊人的阅读量,有很多很多人喜爱,才能称为伟大。”
 
将“伟大的作品”与“惊人的销量”,直接等同起来,郭敬明此语本身就很“惊人”。在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看来,郭敬明是一个成功的现象,但文学的评价标准,却远远要复杂得多。
 
小时代:成功的运作
 
从2002年,成名作《幻城》使郭敬明一炮走红至今,他的很多作品在销量上都突破百万册,受到很多同龄人的追捧,商业上的成功,也使郭敬明过着他理想中的奢华生活。
 
《小时代》问世后,在巨大的市场成功的同时,也引来了“物质、拜金、价值观不良”等批评。
 
“郭敬明是一个很独特的现象,”张颐武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说,“他本人是一个优秀的作家,又同时具有很强的经营能力和引导力,他除了自己写作外,也是文学创作的组织者,这使他与一般的作家非常不同。”
 
如今,很多“90后”年轻作家都签约在郭敬明旗下,他们中一些人甚至在公开采访时,称郭敬明为事业上的“贵人”。
 
郭敬明在商业上的成功,是不容置疑的,“而文学的价值,却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张颐武表示。
 
在文学史上,通俗文学转为经典文学的例子屡见不鲜,“在《红楼梦》刚问世时,人们普遍将它看做通俗文学,如今它无疑是经典中的经典”。
 
然而,也不是所有的通俗都可以转为经典,“琼瑶小说已经问世几十年了,如今依然是通俗文学,而且目前也看不出能成为经典的迹象,然而,谁不能下断言说琼瑶小说以后一定不能转为经典,郭敬明也是如此,而从当下看,他无疑是属于通俗文学”。
 
作为大众文化的一部分,在张颐武看来,目前对郭敬明作品价值的批评有失公正:“他的作品,总体说还是比较励志的,鼓励人们积极向上,鼓励人们在现实条件下努力,这种价值观对中国的社会转型、对维护社会稳定,有着一定的积极意义。但是,如果我们非要以纯文学的标准,来要求和评价郭敬明的作品,是没有意义的。”
 
在张颐武看来,不能以纯文学的要求来衡量通俗文学,同时,反过来说,以大众文化的市场成功,来衡量、评价纯文学也是荒诞的,“而我们的问题恰恰在于:纯文学期望大众化——这是当前在纯文学运作上的一个困惑”。
 
纯文学与小众阅读
 
2007年,《华盛顿日报》的记者曾策划过一个名为《错过是如此容易》的短片:请世界顶级小提琴演奏家,用价值350万美元的手工小提琴,在纽约地铁入口处独奏了43分钟,其间除了一个3岁的小女孩外,没有人理睬过他,也没有响起一声掌声,到演奏完毕,他的琴盒里的收入一共是32美元,而就在两天前,他在波士顿的一场独奏音乐会,一张门票就价值上百美元。
 
这个短片,在纯艺术与大众欣赏的话题上,可以引人深思的东西很多。在文学上,张颐武解释说:“对纯文学的价值判断,比通俗文学更为复杂,纯文学要求作家对语言、形式、内容进行深刻的探索与大胆的尝试。因此,纯文学与通俗文学,尽管都称为文学,却有着不同的道路,不同的运作规则,两者间甚至很少有交集,更像是两条平行线。”
 
与通俗文学相比,纯文学的阅读,在任何时代都仅限于小众的范围。法国作家巴尔扎克在《莫苔丝·弥宁》中,讲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年轻女孩迷上了拜伦的诗,她的监护人认为有义务读一读,为她把关,只读了几行,便感叹道:“真不知道这位勋爵在胡说些什么,竟然有人肯花力气翻译这样的东西。”在监护人看来,诗人拜伦远远比不上她喜爱的法国通俗小说家。
 
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后,他的声望远远超出了文学和文学爱好者的范围,他的作品卖得比以往都更成功,一些因莫言的盛名而拜读他作品的读者,也无奈地发出了“不知道莫言要说什么”的感叹。
 
“欣赏纯文学作品,对读者的阅读、欣赏能力要求相当高,因此能实现大众化的纯文学作品非常少。”张颐武表示,“这也对从事纯文学创作的作家,提出了要求,首先就是耐得住寂寞。我们的问题恰恰在于,一些作家一方面想从事纯文学创作,另一方面,又希望能有郭敬明作品的销量,有他那样的名气,过上他那样的奢华生活——这是很不现实的。”
 
在这一点上,作家苏童显示出了应有的风度,当媒体问起与另一位畅销书作家比,两人谁更有价值时,苏童回答道:“他肯定比我有价值,他的书卖得好呀。但是我们不是一个行当的,他是公众人物,我不是,我只是个作家。”
 
三足鼎立的大时代
 
从我国近几十年文学发展历程看,对郭敬明现象的“大惊小怪”,有着一定的时代原因。我国几十年来,通俗文学的创作本身不够活跃,反而使郭敬明成了某种“新事物”。
 
五四运动以前,我国以“鸳鸯蝴蝶派”为代表,曾经历了一个通俗小说创作活跃期,五四运动后,通俗小说被精英文化批评为“误国”,受到排挤、打压,并随之衰落。
 
“很长时间以来,纯文学承担了通俗文学的功能,比如《家》中那种少爷、丫鬟,以及投河的传奇模式,就有明显的通俗小说因素。如今,纯文学的通俗因素越来越少,使市场对通俗文学的需求也比以往更大。”
 
除了以郭敬明为代表的青春类型文学外,如今我国的网络小说,也在文坛占据着一席之地。
 
根据中国作家网副主编马季的调查数字,到2010年底在中国大陆,以不同形式在网络上发表过作品的人数高达2000万人,注册网络写手则有200万人。通过网络写作获得经济收入的人数已达10万人,职业或半职业写作人群超过3万人。
 
“网络文学也有自己的运作规则,”张颐武评价说,“除了情节因素外,每天一万字的写作量,也是网络文学独特的运作模式之一。”
 
而从纯文学的发展状况看,近10多年,中国文学实质上,已经走向了世界。“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世界对中国文学的兴趣,也不断高涨。”
 
据中国作协副主席何建明所作的一项调查,改革开放30多年来,共有近700部中国当代作家的纯文学作品被翻译到国外,其中三分之二是近10年翻译的。
 
“我们现在的状况有些像20世纪60年代的日本,世界各国对中国文学的兴趣越来越浓厚,日本也是在那个时期,迎来了诺贝尔文学奖,莫言的获奖也与世界对中国文学的关注密不可分。”
 
类型文学、网络文学、纯文学,在我国已经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因此,张颐武认为,目前正是我国文学发展的一个大时代——三条路都在稳步发展,并各自承担着各自的功能:类型文学、网络文学满足着本土大众文化的需求,而代表中国文化走向世界的责任,一定是要由纯文学来承担的。
 
《中国科学报》 (2013-09-09 第5版 思想周刊)
  评论这张
 
阅读(102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