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颐武

 
 
 

日志

 
 

北大教授张颐武:读一些难读的书是必要的   

2014-09-24 09:43:00|  分类: 阅读,坚持,严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大教授张颐武:读一些难读的书是必要的

2014年09月18日14:16    来源:北京晨报    北大教授张颐武:读一些难读的书是必要的 - 张颐武 - 张颐武手机看新闻

 



  今年以来,严肃出版呈现繁荣,如《21世纪资本论》等,登上国外畅销榜不久,汉译本便已推出,堪称接轨。

遗憾的是,一些“高大上”之作市场反响却并不突出。

  好书没人买,滥书遍天下,该如何应对这一局面?

  问题的关键在于,当下严肃出版社会普及严重不足,公众缺乏通识基础,令好的出版物无法聚合人气,只能变成“小众阅读”。虽然当下各种读书会、演讲会正在填补这一空间,但公众教育,专业的出版机构岂能无责?回想上世纪“走向未来丛书”“新知文库”等的辛苦耕耘,不禁感慨:人文与社科领域“科普”工作的田园已芜,胡不归?

  不主动地去培养、创造读者,就没有阅读的未来。

  著名学者、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说:“很多图书的质量都很不错,不论是内容还是外表装帧上,都非常好,对国外优秀书籍的翻译量也很大,时效性亦没有问题,然而却总是显得非常小众,而且这个小众的读者群还在萎缩,深度阅读在逐渐减少,有时候,营销方法也很难解决问题。”

  图书和读者擦身而过

  北京晨报:严肃类型的人文读物,在当前的阅读情况如何?

  张颐武:在出版方面,确实发展很快,不论是出版的数量还是质量,都在快速地提高,其中也有很多非常不错的书,比如《论邪恶》《李光耀论中国与世界》等,都让人印象深刻,问题在于,这样的书总是非常小众,读者群很难扩大。

  北京晨报:在您看来,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什么?

  张颐武:实际上,即便是小众的读者,也足以支撑起一个小的市场,不会使得这样的出版物赔得血本无归。而市场萎缩的原因在于,其一,传播方式的结构性转变,在互联网和移动网络普及的今天,很多新的信息、资料的传播转化到了新的传播平台,人们在电脑上、在移动终端中阅读各种文章,而网络的阅读往往简短而且浅显,这使得深度阅读在慢慢减少,需要花很多时间和精力的,大部头式的阅读,变少了。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当前许多传播营销的手段,其实是不能达到受众那里的。看似在线上线下的宣传都很用力,但往往是漫无目的的,真正的受众看不到,这种结果就是需要的人找不到,不需要的人只是看了一大堆信息而已。从出版到真正需要的读者之间,不能有效地沟通,两两错过,这是当前人文图书出版需要重视的一个问题。

  张颐武 著名学者、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读书不仅仅是轻松的事情,很多时候,优秀的精神与文明的成果,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和心力去阅读,轻松快乐的阅读,固然有助于身心,然而严肃沉重的阅读,却能够让人更加睿智和理性,让一个民族有更多前进的动力,让一个社会显得更加厚重。

  张颐武说:“了解人类文明的成果不仅仅是少数专业学者的事情,也是所有人都需要的。而从专业知识到大众认识之间,需要一个中间的桥梁,这个桥梁就是通识读本,但是目前,国内出版领域在这一方面还有非常大的空白。通识教育的欠缺,其实正是深度阅读减少的重要原因之一,而它的影响,远远不止于阅读。”

  多读一些难读的书

  北京晨报:严肃的读物很难有好的市场,轻快的读物更受欢迎,在您看来,读书是一件怎样的事情?

  张颐武:当前社会的生活节奏很快,再加上网络对于人们阅读的影响,可以说人们的阅读量在不断地增长,今天的年轻人,比起以前的人,阅读量显然要高得多,但是深度阅读变少了,这也是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阅读不仅仅是快乐休闲的事情,有时候一些难读的书,看起来确实很费劲,需要很大的心力和时间,但是这样的阅读是必要的。

  北京晨报:难读为什么还要读?

  张颐武:我们还是希望年轻人能够多读一些难读的书,读一些不是自己所在领域的专业书籍,和考试无关的书。因为读这样的书,等于是让思想做体操,人的思想和身体,在某些方面是相同的,多锻炼可以让身体更加健康、柔韧,读书也一样,更多、更广的阅读,让思想变得柔韧有力,不仅仅是提高文化修养,也让一个人的眼界更加开阔,在工作和生活上更加自如,能够游刃有余。成年人可能因为生活和工作的负担很重,阅读的时间会有些少,老年人可能更倾向于修身养性的书籍,但任何人都应该读一些难读的书,对年轻人来说,这样的阅读尤其重要,更多的深度阅读好处无穷,对于未来的人生影响深远。

  市场欠缺通识类书籍

  北京晨报:事实上,很多专业书籍不仅仅是难读,有时候入门也很难,怎么样才能让人们有阅读的兴趣呢?

  张颐武:专业的书籍很多时候确实非常难以入门,看不懂,当然就不愿意看。实际上,专业知识和普通读者之间,需要一个中间的桥梁才能够畅通。这就需要一些中间的、通识性的书籍。把专业知识用通俗的方式介绍出来,使得人们对这个领域的一些基本知识能够有所认识,也就是入门,入门之后,才能够有更深入的阅读和了解。

  北京晨报:那么当前通识读物的出版状况如何?

  张颐武:这样的书现在也有一些,不能说少,但是实用的不多,不论是经济学、历史学等,都是如此。这样的书不是大学读本,不是给专业的人阅读的,也不是需要很长时间的专业学习才能掌握的,它是给普通人业余阅读的,比如说一本生物学的通识读本,可能就是介绍一些生物学领域的常识,让普通人能够比较轻松地看懂。这样的书现在不多,写的人也很少,即便是有一些,也大多是翻译的外国书籍,和国内读者的阅读习惯、知识结构等还有一定的差距。

  把专业性知识介绍给普通人

  北京晨报:为什么这样的书少有人写呢?

  张颐武:这其实是一个学术体系的问题。首先,这样的书需要专业的学者去写,所谓大家写小书,就是说对专业掌握非常好的人,写给普通人看的书。过去的大家,都习惯于写通俗性的书,比如近代的很多大师,都写过非常多的这样的书。放在世界范围内也是如此,比如霍金写《时间简史》、《果壳中的宇宙》等,这样的书,等于把专业性极强的知识,介绍给普通人了解。当然,《时间简史》读起来也是比较难的,但它却能够让人们了解到这个领域中最基本、最新的常识和动态。

  北京晨报:现在这样的书不多见?

  张颐武:在国内,很多研究者不愿意写这样的书,因为对研究者来说,这样的书不算学术成果,因此不愿意去做。结果就是,内行不愿意写,外行写不来。但事实上,不论是自然科学,还是人文社会学科,都需要普及,因为它们是人类文明的结晶,同时也和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也是通识,缺少这些常识,会直接影响人们的生活。

  通识教育是文明的阶梯

  北京晨报:很多专业知识对普通人来说,似乎是很遥远的东西,和自己没有多大关系?

  张颐武:并非如此,不论生活在任何时代,任何社会,一个人都是在这个时代和社会文明的影响下生活,小到日常生活中的许多应用,大到做人的态度,都不可能和社会脱节。比如说生物遗传学,看似非常专业,但实际上每个人生活中都会接触到。现在关于转基因的问题,人们争论得非常激烈,不同观点的人互相攻击,但是对大多数人来说,其实都缺乏基本的入门知识,即便是知道一些,也都是从各处得来的一些片段的、零碎的知识,不能明白这个领域中一些基本的常识。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能够有一本好的相关专业知识的普及读本,大家都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想大部分的争吵就不会出现。

  北京晨报:通识教育非常重要?

  张颐武:是的。了解人类文明的成果,对于任何人来说都非常重要。大处来说,它能够推动国民素质的提高,社会文明的晋升,小处来说,不论是对孩子的教育,还是个人素养的培育,都有至关重要的作用。比如说,同样的工作,一个知识面更宽、眼界更广的人,在应对的态度、处理的方式上都会更加自如,他的未来,当然也就更加广阔。

  通识读物在国内不受重视

  北京晨报:通识读本出版少,对于出版者来说,是否因为利润不够?

  张颐武:其实也未必,面向普通人的书,看起来价格会相对平民化一点,但是市场却非常大。比如《时间简史》,它是一部长销书,总是有市场,有需求,利润绝不会少。同时,它又能够完成出版者的社会责任,出版社追求利润本身也是应当的,同时出版对于一个社会来说,又承担着重要的社会责任。而通识读本,应该是市场效应和社会责任可以兼顾的领域。现在这样的图书很少,还是有客观原因的。

  北京晨报:什么样的客观原因?

  张颐武:这样的书籍需要对专业知识掌握得非常好的人来写,要专业的研究者来写,但是在目前的状况下,国内的研究者不太愿意做这样的事情,找不到人,即便是有需求,也得不到回应。而出版者本身又没有能力去写。同时,在出版和传播领域,通识读本目前都不能算很重视。在西方其实有这样的传统,出版社的编辑在策划这样的书籍时,会专门去了解相关领域的知识,如果是翻译的书籍,译者也需要这样的过程,同时,媒体记者、书评人等也都会深入到专业中,去做一些基本的了解。但是在国内,不论是出版者,还是译者、乃至媒体从业者,在这方面都还不够重视,缺少专业的图书出版和评价环境,这也影响着通识读本的出版。

  通识教育应该更多

  北京晨报:缺乏通识教育,也是当前很多人关注的焦点,是不是在教育阶段,也应该有更多的通识教育的内容?

  张颐武:当然,其实现在已经有不少人在陆续做这个事情,也有很多学校开始重视通识教育,比如开一些通识性的讲座、课程等。我想在现在的教育体系中,增加更多通识教育的内容,使得学生从小就有更多了解人类知识的门径,我想不仅会让严肃的人文阅读变得更多,更重要的是,对于改变整个社会的人文环境,提高国民素质,乃至让年轻人有更好的未来,都有莫大的益处。

  北京晨报:然而教育体系的改善并不容易,应试式的教育,很难让学生对课程之外的阅读有太多的时间和兴趣,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

  张颐武:正规教育课程之内的改善当然应该提倡和努力。但同时,课外的阅读其实并不难实现。一个人,每天抽出二十分钟去阅读这些严肃的书籍,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长期坚持下来,就会立刻不同。就以大学为例,每天二十分钟,大学四年,能够坚持下来,绝对了不得,这样的学生毕业以后,和没有坚持阅读的,不论是生活还是工作,会完全不一样。所以,一方面我们希望孩子从小能够接受更多的通识教育,另一方面,也提倡年轻人业余时间,能够养成阅读的习惯,坚持一定的阅读量。我想,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发现,这样做的收获绝对非常大,而整个社会的阅读环境,也会变得更好。

  晨报记者 周怀宗

(来源:北京晨报)

北大教授张颐武:读一些难读的书是必要的 - 张颐武 - 张颐武
延伸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3001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