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颐武

 
 
 

日志

 
 

没有诗意就没有清明节   

2015-04-04 08:13:00|  分类: 清明,寒食,自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有诗意就没有清明节

 

2015年04月02日09:00    来源:北京晨报    没有诗意就没有清明节 - 张颐武 - 张颐武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原标题:没有诗意就没有清明节

没有诗意就没有清明节 - 张颐武 - 张颐武

  清明前后,种瓜种豆。清明是传统社会最重要的节日之一,遍翻典籍,暮春三月,清明时节,总是充满诗意和灵动。

  然而,不知从何时起,那些典籍诗词里的清明,早已消失不见,说好的“风乎舞雩”呢?说好的“兰亭修禊”呢?说好的“水边丽人”呢?说好的“曲水流觞”呢?说好的“杏花烟雨”呢?

  全都没有了,清明节正在渐渐萎缩,只剩下扫墓,烧纸,只剩下街角的纸灰飞扬。远去的不止是节日,也不止是自然,还有心中那一点诗意。

  消逝的传统

  清明将至,春雨连绵,许多人之前一周已经开始准备清明活动。清明是传统节日中最特殊的一个,也是内容最多的一个,从自然节气,到后来融合寒食、上巳二节,使得它的节日内容非常丰富,郊游踏青、蹴鞠、秋千、风筝、植树……

  学者张颐武说“清明是传统节日中唯一一个把节日和节气相融合的,所以它的传统其实是两方面的,一方面是偏向于人文精神的慎终追远、祭祀祖先等,另一方面则和自然相关,和传统的农耕文明相关,在这个春暖花开、特别美好的季节,人们去感受大自然的节奏,亲近自然。同时它的许多习俗,比如吃冷餐等,也带有某种保护自然、生态环保的意味。”

  发达的农耕文明,带来的是深厚的农耕文化,这种文化深植在数千年的历史之中,对于农事、自然环境的敏感,并非农民独有,也是整个传统社会中国人特有的文化。张颐武说“比如《论语》里面,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在这样的记载里,我们可以看到,孔子并不是很严肃的,板着脸的,在那样一个风和景明的日子里,他和他的弟子们,弹琴起舞,感受大自然的节奏,享受大自然的美妙,非常的亲和”。

  在众多的诗文典籍中,也可以看到太多关于清明活动和风俗的影子,《兰亭序》中“暮春之初……修禊事也”,人们在暮春三月,上巳之时,聚会水滨,濯洗沐浴。又引水为渠,次第饮宴,名为“曲水流觞”。在杜牧的诗里,牧童遥指杏花烟雨中的酒家,杜甫的句子里,长安水边迤逦的丽人……

  在今天,农业社会中诗意的春天早已消逝,生活方式的变迁,原本应该带来的习俗变迁并没有出现,或者说,今天是一个诗意渐渐远去的时代,也是习俗渐渐消失的时代。

  飞舞的纸灰

  如果说还有保留下来的传统,烧纸可能是唯一的一个,但是它也变得面目全非。有报道称,清明节代客扫墓之风盛行,网上有人提供专门服务,鞠躬颂词,哭坟跪拜,焚烧楮镪,明码标价,拍照为证。更普遍的做法,是城市里街头巷尾,随意焚烧,纸灰乱飞。

  而且,从自然节气到节日,从感受自然到祭祀祖先,清明的转变和文化有关,上古墓而不坟,自然没有祭祀,扫墓祭祀的风俗大约于唐朝开始盛行,直至今天。张颐武说“慎终追远当然重要,祭祀祖先也是很好的传统,但是满大街烧纸钱,是不是真的必要,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路边烧纸,烟火呛人,行人远避,至于造成垃圾、引发火灾等,更是有害而无利的结果。张颐武说“这样的传统本身和现代生活并不契合,当然也不环保,应该加以改良。”

  事实上,清明风俗,在扫墓祭祀之外,还有太多的事情可做,张颐武说“清明节不仅有节日的部分,也有节气的部分。古人祭祀之后,还有非常多的活动,登山、踏青、沐浴、秋千、蹴鞠等,这一系列的清明活动,都是和自然节气有关,让人感受到大自然的变化,感受到春和景明带给人们的快乐。它有近世情的一面,也有近人情的一面,非常的生活化”。

  仅仅只有烧纸,显然和日常的生活无关,复苏传统节日,关键是在复苏风俗仪式背后的精神,张颐武说“传统的节日中蕴含着丰富的人文精神,如果仅仅只注重形式,可能就会丢掉精神”。

  祭祀本来是超越功利的行为,但往往却以最功利的形式出现,本来就是文化消逝的表现。张颐武说“本来是净化心灵的节日,如果陋习风行,可能就会使我们失去追思祖先、继往开来的文化内核”。

  通达的生命

  “祭如在”,“事死如事生”,尽管祭祀的传统在延续,但清明祭祀本身的意义在慢慢的变化,哀伤之意在淡化,而游玩的意义在增多。在《帝京景物略》中记载,清明时节,男女扫墓,“拜者、酹者、哭者”各行其是,“哭罢,不归也,趋芳树,择园圃,列坐尽醉。”

  到了清末之际,哭者亦少,游玩更多。张颐武说“对于生命和死亡的认知愈加深刻和通达,就越会表现出这样的状态。生命生生不息,绵延传承,祭祀表达我们对于生命的体认,明白我们从何而来,明白我们也是生命传承的一环,并非一定要有巨大的悲伤,要痛哭流涕,这是一种误解。”

  继往还要开来,张颐武说“对于祖先的尊重,使我们能够体会到精神的传承、生命的延续,而不是沉溺于悲伤之中。事实上,先人告别人世,后人自然非常悲伤,但是如果过了二十、三十年,还会有这种悲伤,是不大可能的。情绪总会慢慢平复,留下的是对生命的体认,是对世事的通达。这才是慎终追远应有的意义”。

  另一方面,体认生命,并不只在祭祀中,同样也在和自然的亲近中,人本是自然的一部分,亲近自然,则会让生命更加活泼。张颐武说“我们现在对于节日的发掘,往往更多偏重于人文的部分,而对人和自然的部分则相对重视不足。问题在于,感受大自然,体会人和自然的亲和,对于我们的生命同样有重要的意义。而且,这样的体会是日常化的,生活化的,在点点滴滴之中。”

  和自然的亲近,诗意的生活渐渐远去,和现代都市生活的节奏有关,张颐武说“我们有一大套的传统,让人可以感受自然的意趣,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有趣味,更有诗意,但是却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或者说并没有更多地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之中。这不仅是外在的客观原因所致,也有内在的原因”。

  自然的意趣

  一个普遍的问题是,对于大都市的人们来说,踏青、郊游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交通的拥堵、人潮的蜂拥,无不是出游的障碍。

  春和景明停留在想象中,莺飞草长只在文字里。张颐武说,“没有活化的传统,没有渗透到日常生活中的习俗,就很难有意义。”

  怎样活化,是一个问题。张颐武说“其实并不是很难,因为这些东西绝非是只有古人才喜欢的。任何人都会在大自然里感受到生命的活泼,在万物复苏的春天,为无限的生机而喜悦。很多人可能觉得一定要去郊外,但事实并非如此,何必拘泥于郊外呢?现在城市的绿化也做得很好,有很多公园,里面也有山有水,社区里也有很多绿地,还有大多数校园也是开放的,放假去那里散步赏花吃饭,也很好。非要到香山才算爬山,非要到远郊才算踏青,那真的要崩溃了。”

  恢复传统,并非拘泥传统,张颐武说“活化社区是一个很重要的基础,如果社区能够经常组织一些活动,让人感受到自然的美好,感受到生活的趣味,就很好。荡秋千不一定要到郊外,放风筝公园里尽可,这些多姿多彩而又生活化的趣味并不难得,真正的难处在于想不想做。”

  生活的意趣随处可得,自然的韵味也并非一定在野外,更重要的是,它并非古代才有的生活,在今天依旧可以联系每个人的生活。张颐武说“就好像寒食,不举火,吃冷餐,可以说是一种保护生态,保护自然的活动。而且今天的人要比古人更容易做到,吃个汉堡,吃个面包,也是吃冷餐。”

  节日,生活中的节日才是真正的节日,张颐武说“俯拾即是,把节日融入到日常生活,节日才真正能够传承文明,陶冶心灵的文化,并不一定要特别的高大上,才算是节日风俗”。


  评论这张
 
阅读(162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