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颐武

 
 
 

日志

 
 

回忆阎公  

2016-02-14 16:50:00|  分类: 阎肃,境界,体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忆阎公

张颐武

 

 

阎肃先生在大年初五仙逝,他的公子阎宇在微博上的讣告也对大家满是体谅和善意:“不得不在春节假期向各方报告,如按阎老的习惯肯定是不愿在这特殊时间打扰大家的,真的很抱歉!我父亲阎肃,于今晨,2016212日晨平静地离开了尘世。很平静,没有任何痛苦,就像睡着了一样。老爸可能觉得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所以就这么离开了。我们无力改变命运。再次为打扰大家深深抱歉!”过年期间害怕为大家添麻烦、打扰大家,这是一种“将心比心”的善意,是传统中国人的“礼数”,这其实也是阎公始终为他人着想的善意的传承。看这个忍着自己的伤痛,给大家善意和体谅的讣告,感觉阎公的精神仍然在延续着。过化存神,斯人已去,但他的精神和作品仍然能够传下来。这种与人为善、为人着想其实是阎公留给我们的最重要的遗产。这篇讣告里的那种对别人的体谅和善意就是阎公的精神的延续。

我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就多次见过阎公,但那时我还是个年轻人,和他的想法思路少有交集,我们也没有来往。真正有来往是最近一些年,我和阎公经常在各种场合相遇,就常常一起闲聊。他周围的人都叫他“阎老”,好像只有我们这些和他关系并不密切、却常有交往的的人才会叫他“阎公”。我们对许多事情的看法很接近,他作为名满天下的前辈也没有架子,而是对我很亲切,常对我有热情的褒奖和鼓励。于是就有了不少交往。这些交往都很淡,并不密切。阎公和我的生活圈子并无交集,他也不是学院中人,但我们聊得来。我和阎公不见面也没关系,但一见面就很有得聊,天南海北都能说的开。他常说和我聊天很放松,能谈些文艺界的掌故。那些他曾经经历的掌故都是我也研究领域内的事情,所以说起来都接的上话茬,就谈得热闹。  

阎公和我交往主要是发短信,他对一些社会问题的看法,或是看到了什么文章等都要发个短信和我交流一下。他和我的短信往还前几年还是很不少的,他对年轻人不熟悉传统文化常表忧虑,一次看到我讲国学和现代性的文章,阎公就专门发了几条短信来讨论,讲他的看法,觉得唐诗宋词是最容易亲近的传统文化,有诗意,容易理解,内容丰富,比起诗经楚辞或诸子典籍等是更生动的国学。对社会的一些现象也都有自己的意见想法,有时也发来议论一下。阎公对社会的潮流保持着关切和兴趣,对俗世的生活有生动的理解。他始终是对年轻人的文化抱有兴趣,对“超女”等也都了如指掌。这些看来也都闲聊,是他的人生的闲笔,但看得出这样的交流对他是很有意思的,对我来说,这些短信也是弥足珍贵的。

我们的这种往来,随性而发,偶有所感就交流一下。我们也没有什么合作的事情,有点“不见亦不念”的意味,但就是性格相投,见面就聊得热烈。他有一种对晚辈的赏识,我有一种对前辈的钦敬,所以能来往得长。他有一次参加央视四套的《中华之光》要讲讲文化传承,他是主角,本来没有我的事,但他一定要让编导找到我和他一起参加节目,他的话说得非常客气,说是有我在帮他一下他就放心,和聊得来的人一起上节目比较轻松之类,其实是对后进的提携。这样的来往一直持续下来,一直到他病倒。

在我和他的交往中,我感受最深的是老先生通达乐天,对人充满善意。小事上少计较,不摆谱端架子。别人的事能帮就帮一把圆融通达,不斤斤计较,能做多做。待人接物都是充满善意。他其实自己很愿意静静地读书写作,但别人请他帮忙,他总是不忍心不答应。有些人以为这些年阎公常在电视里做评委等,觉得他太活跃。自然这也是他作为文艺界前辈的责任所在,但其实他德高望重,年事已高,不出面别人也说不出什么。而且如果爱惜羽毛的人未必愿意这样出面。这都是他对别人的请求的善意的回应。求到他,他常不忍心回绝,看人家真诚,就答应了。他也偶尔向我慨叹许多时间都耗费在一些并不重要的事情上了,而自己的好多事都来不及做。他最让我欣赏的是没有文人的积习,不是算计一些名利地位等等。而是觉得大家做事都不容易,自己能帮人做一点事就很好。他把事情简化,体谅别人的难处。这种将心比心,体谅人理解人的胸怀其实是阎公能够得到大家尊重的重要的方面。阎公在小处与人为善,乐于助人。这种为人其实让他更放松,更自如地能随性写出他的那些为人们传唱的作品。

阎公了不起的地方是他的大处明白。对他来说,前半生也有许多起伏跌宕,一路走来也有许多不容易。但起起伏伏,得意失意都没什么大不了。他经历的多,见得多,看透了人生,所以对世界有更深的理解。他对庄子很欣赏,生死起伏能看得通透他常说起庄子的文笔真是好,庄子的人生观让他对事情更多一层理解。他常跟我说唐诗宋词《红楼梦》里都看得到庄子的影子,是中国文化的一脉相承的关键。当然,他对国家认同大节极强调,抗战时期在重庆读书的艰苦的岁月对他的影响至深,他那一代人都经历过艰难,所以对国家的认同最强调阎公小处多帮人,大处很通透,这是他的处世境界很值得后来者

他的歌词作品把古典诗意和流行文化感觉结合,许多都是能流传下去的。他的作品的妙处是不搬用古典的词汇做点缀装饰,而是把古典真真切切地“化”在自己的作品里。他真是用现代汉语和现代人的感觉来“化”那些他浸润其间许多年的唐诗宋词。他善于观察揣摩人性的丰富复杂,对人性的理解很深,所以能够写出绝妙的文字。他在晚年能够写出这么多精彩的歌词,其实是多少年人生历练和精神修养的结果,也是他对日常生活保持高度的兴趣,对“俗世”的种种有深切的理解的体现。阎公的歌词是这个时代的文化的一种体现。

阎公已逝,从此再不会有这位老人和我短信聊天了。对于阎公的的创作,我觉得一直喜欢的袁枚的一首《自题》可以概括:“不矜风格守唐风,不和人斗诗韵工。随意闲吟无家数,被人强派乐天翁。”

阎公安息。

  评论这张
 
阅读(86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